沈阳一男子称帮警察完成指标凑数而被吸毒

首页

2018-10-06

李明是沈阳一家装饰公司的老板。

他于2015年6月的一天接到通知到驾校领取驾照,但他赶到驾校后,却被告知自己是吸毒人员,不能给他核发驾照。

李明称自己从未吸毒,一时摸不清状况,直至驾管处工作人员调出他的信息,“果然显示我有一条违法吸毒的信息。 ”李明仔细回忆想起,自己曾于半年前帮朋友刘刚到沈阳兴顺派出所做过一次“吸毒人员登记”。 钱仁风因为被怀疑是云南巧家星蕊宝宝园投毒案的嫌疑犯,被逮捕后判处无期徒刑。 13年后,钱仁风无罪释放,而三名代签笔录的办案人员已升迁。 刘刚于2014年12月10日前后开始在李明开的公司工作,负责收尾款。

李明称,当年12月25日,刘刚和他聊天时说,自己在派出所的一个朋友年底有业绩考核,需要完成查处吸毒人员的人数指标,并称事后可以给100元钱报酬,“刘刚说让我帮忙凑个数,到派出所录个吸毒人员信息,只是露个脸签个字,网上也不会有信息档案,我当时出于仗义就答应了”。 次日下午,李明随同刘刚前往沈阳铁西区兴顺派出所。

李明表示,他们刚到楼下时,刘刚就拿出两粒胶囊状物品,递给李明让其吃下,并说吃了药才录的真实,“看起来像感冒药那样的,印象中一板有12粒,当时那一板只剩六七粒了”。 李明问对方这是什么药,“他说是曲马多,不是毒品,我当时不知道曲马多是什么,担心真是毒品,把一粒放在嘴里后转身就吐了,没吃下去,手里的另一粒也扔了”。

随后,两人来到派出所三楼的一间办公室,房间内有两个四十多岁的男子,都未穿警服。 刘刚指着一位男子对李明说:“这是副所长王立强。 ”李明跟对方打声招呼后,被要求到办公区等候。

刘刚还叮嘱李明,配合做笔录时都说“是”就行了,“后来一个民警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,说给我做笔录,但什么话都没问我,他一直在写,写完后就直接让我签字了,后来拍了照,留了尿样后就说没事了,让我走了。

”李明称,事后刘刚确实把100元钱送了过来,但他觉得只是帮朋友的忙,并未收下。 此事过后约10天,刘刚即离职。 近日,前街一号记者多次拨打李明提供的刘刚手机号码,均提示关机。 记者查询了解到,曲马多是一种镇痛药,因其滥用后极易成瘾,且危害较大,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世界第五大被滥用的药品。

2008年,我国将曲马多列为精神药品进行。